作者:南京艺术学院党委常委、宣传部长,江苏省紫金文创研究院研究员吉爱明;南京艺术学院教务处副处长魏晓亮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我国美育的发展高度重视。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要“改进美育教学,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2018年8月,习总书记在给中央美术学院老教授的回信中,充分肯定美育对塑造美好心灵的重要作用。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人民对高质量文化生活的需求不断增长,大学美育也须紧跟时代步伐,不断创新和发展。

关于“美育”的意义,众说纷纭,中西对其理论研究和现实实践都有过探索。德国美学家席勒在《美育书简》中强调审美教育的规律,阐释其推进社会进步的伟力。我国近代思想家、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也提出,“美育者,应用美学之理论于教育,以陶养感情为目的者也”。艺术教育是大学美育的主要载体,将美作为教育目标,以美育为路径和旨归,以艺术教育作为主阵地和手段,在美育中陶冶身心性情,净化思想生态,升华精神境界,这是新时代美育的使命。

关键是,这一使命如何有效落地?虽然目前几乎所有高校都设立了艺术教育中心,开设了美学领域的通识课程,如艺术鉴赏、中外美术史和中外音乐史等,但大多基于艺术学科的“史论”知识,多停留在作品演绎过程的概念化分析上。在艺术实践上,部分大学和艺术专业院校还努力开辟了偏于技能的专业实验,让学生能够尝试泼墨作画、涂抹油彩、舞台表演、练习陶艺等。这些美育实践看似异彩纷呈,质效却难以显现。只掌握艺术皮毛,缪斯之门径尚未摸到,更谈不上追求美育的本真。

究其原因,高等教育自转型期走向现代化,各学科蓬勃发展的背后,技术理性思维根深蒂固。“画匠”和“演奏者”可以“量产”,但伟大的艺术家却凤毛麟角,艺术扫盲、科普非常简单,以美化人、以美育人的美育功能却没有及时跟上时代步伐。

教育部今年5月印发了《高等学校课程思政建设指导纲要》(以下简称《纲要》)。全面推进高校课程思政建设,美育不可缺位;美育要达到“大道不远人、袭我以异香”的境界,就必须强化课程思政建设。《纲要》中“科学设计课程思政教学体系”一节中提出,打造一批有特色的美育类课程,帮助学生“在美育教学中提升审美素养、陶冶情操、温润心灵、激发创造创新活力”。这为美育的有效实施提供了切实可行的操作路径。

全面推进课程思政建设,要寓价值观引导于知识传授和能力培养,帮助学生塑造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追求真善美是文艺的永恒价值。艺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动心,让人们的灵魂经受洗礼,让人们发现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灵的美。”真善美是人类的永恒追求,更是教育的目标。智育求真、德育求善、美育求美,而课程思政背景下的艺术类课程贵在追求真善美的融合和统一。新时代美育要发挥“寓善于美”的优势,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民族时代精神和社会公序良俗用思政教育表现出来,达到丰富受教育者文化精神生活、激起大众审美情绪体验、培养当代大学生崇高道德情操的效果。

实现新时代美育的繁荣发展,必须围绕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加强课程思政建设,实现知识传授、价值塑造和能力培养的“三者统一”。

习总书记对艺术教育者殷殷嘱托,“弘扬中华美育精神”“以大爱之心育莘莘学子,以大美之艺绘传世之作”。我们要将美育作为一项培根铸魂的工作,强化美育的意识形态属性,坚持立德树人,以美育人、以文化人;坚定文化自信、增强文化自觉,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机融入艺术类课程教学;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学生树立正确的审美观念、陶冶高尚的道德情操、培育深厚的民族情感、强化文化担当、激发想象力和创新意识。在此基础上,大力推进主题性艺术创作活动。一方面,大力开展美育实践,将艺术创作展演、高雅艺术进校园、校园文化活动、专业性社团、校内外艺术实践等建设成美育实践的有效载体。另一方面,创新活动内容和方式,给美育课程提供广阔的实践空间和实践平台,使美育“第一课堂”和“第二课堂”相辅相成,形成具有时代特征、学校特色和学生特点的美育实践体系。让学生以弘扬主旋律为己任,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用情用心用功抒写人民,以精品奉献人民,为时代画像、为时代讴歌、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

实现新时代美育的繁荣发展,必须围绕国家战略和区域发展,加强课程思政建设,实现课程设计、人才培养、文化传承“三者统一”。

聚焦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对新时代人才培养的新要求,高度重视思想和价值观的培育,对艺术类课程进行重新设计。根据不同专业人才培养特点和专业能力素质要求,结合自身优势和跨学科特点,针对美育的实际需要,积极构建以审美和人文素养培育为核心、以创新能力培养为重点、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艺术经典教育为主要内容的公共艺术类课程体系。以美育作为桥梁和纽带,深入挖掘艺术类课程和教学方式中蕴含的思想政治教育资源,在艺术类课程教学中教育引导学生立足时代、扎根人民、深入生活,树立正确的艺术观,以更好地全面推进新时代美育课程思政建设。

实现新时代美育的繁荣发展,必须围绕现代艺术教育规律和高水平大学建设方向,加强课程思政建设,实现学理研修、人格塑造、实践锻造的“三者统一”。

高等艺术院校更应依托学校艺术学科优势,遵循艺术人才成长规律,结合学科建设、产业发展、社会需求、艺术前沿等的发展,进一步修订专业人才培养方案。贯彻落实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精神,提升研究生教育质量,提升美育和艺术类专业学术水平。应有效促进艺术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有机融合、专业课程教学与通识课程教学相辅相成,使美育与德育、智育、体育和劳动教育相融合。与艺术学科专业教学、社会实践和创新创业教育相结合,引导学生完善人格修养,强化学生的文化主体意识和文化创新意识。在艺术专业课程中强调全面的美育渗透,发展艺术专业学生的艺术才能和审美能力,促进“艺”与“术”的融合,寻求“道”与“技”的统一,从而让“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社会主义艺术教育更加繁荣。

我国以“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定位自身名副其实,理应享有发展中国家应有的权利和待遇,主动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意味着主动离开发展中国家阵营,危害性较大。

建议加快塑造更加优良的营商环境,打造开放、宜居的全球性城市,来吸引全球跨国企业、虹吸全球高级人才、技术和资本为我国发展创新经济服务。

疫情之后的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将会呈现新的态势和发展趋势,但全球化和全球价值链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我们需要眼光向前,放眼未来,为后疫情时代做好准备。

疫情期间,高科技成为疫情防控的一支特殊而又关键的力量,这其中我们尤其要发挥好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数字技术优势,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支撑。

要将广东、浙江等地支持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的有力举措和实践经验在全国推广,各地结合实际、取长补短、互通有无,真正做到全国“一盘棋”。

一个国家的制度和治理能力在应对风险和挑战中受到考验。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集中体现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

法律的实施会面临很多复杂情况,需要充分发挥执法者的才智。每次突发事件的发生都有自己的独特性和内在规律,应对措施不仅必须在法律授权范围内,还要符合突发事件的性质和规律,具有针对性和特殊性。

考虑到消费需求在我国总需求结构中的地位提升,以及服务业在我国产业结构中的地位提升,加上每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对消费需求和服务业增长的高敏感性,此次疫情对我国整体经济的影响会显著大于根据历史经验所做的分析。

疫情是否为在线日,教育部号召“停课不停学”,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企业纷纷响应,但也有一些人将此看做在线教育发展的重要契机。在疫情的“拐点”还未来临之前,在线教育是否已迎来“拐点”已经成为讨论的热点。

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在微观层面,当前南南合作都处于较好的发展时期,如何把握住有利机遇,同时应对好相关挑战,应是坎帕拉首脑会议在讨论南南合作时要着力解决的核心问题。

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目标是共同富裕,消除绝对贫困的主战场在农村,全面小康的突出短板在“三农”。纵观世界,资源禀赋的多少并不能主导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的质量和水平。

我们应牢固树立“文化自信”,深刻把握“各种文明交流互鉴”的大势,又要重视“不同思想文化相互激荡”的现实,深入推动中国同世界深入交流、互学互鉴。

新的征程已经起步,我们要振奋精神,闻鸡起舞,始终保持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腔热情、那么一种精神,向着美好的朝阳出发,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前进。

走过70年的历程,新中国教育成就斐然。在历史的坐标轴上观察中国教育的发展,从国家重大政策的演变中加强对教育事业的规律性认识,可以为中国教育的持续发展铸好磐石之基。

充分利用5G的技术领先优势,让5G成为媒体传播的“硬抓手”,更好地诠释优秀文化、传播精神价值,切实提高媒体传播效果。

如果我们可以推进全球优秀人才向中国移动,就能够快速提升我国产业结构的水平,缩小与发达国家在收入和福利上的差距。

《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大力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为着力点,深刻体现了新时代的新要求和新特征。

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逆风再起的背景下,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的角色日益突显,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聚焦所在和信心与动力源。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发布《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概念文件,旗帜鲜明地倡导“共同发展”价值,为反思历史、检视当下、走向未来提供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要对中印关系把舵定向,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规划中印关系百年大计,为中印关系发展注入强劲内生动力,携手实现中印两大文明伟大复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赋予中印关系新的内涵。